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六宫凤华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待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的方若梦,已到了莲池书院。

    出了四皇子府后,她独自在马车上无声哭了片刻。

    她不想回李府,也不愿回方家。忽然有种天下之大,自己竟无处可去的凄凉。当丫鬟在马车外询问时,她脱口而出:“去莲池书院。”

    在那一刻,她才霍然惊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将莲池书院当成了娘家。顾山长和谢明曦,俱是她最亲近最信任的人。

    再勇敢再坚强的人,也有受伤的时候,也需要人关心抚慰。

    方若梦站在莲池书院外,看着属于自己的那三间店铺,黯然低落的情绪,瞬间被治愈了大半。

    这世上,唯有自己的私房靠得住,永远不会辜负自己!

    当日拿出所有积蓄,租下这三间店铺,无疑是她生平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短短半年多,便已回本。日后靠着这三间铺子,也足够她衣食无忧了。

    方若梦心情颇有好转,索性去各家铺子里转了一圈,买了一堆或有用或一时用不着的东西,心情又好了几分。

    然后去林微微的铺子里,买了几盒精致的点心。这才进了莲池书院。

    ……

    听闻方若梦前来,谢明曦也有些几分讶然,笑着迎了出来:“方姐姐,你今日怎么忽然来了?”

    往日方若梦总会提前一两日送帖子来。像这般临近正午忽然前来的,还是第一回。

    方若梦抿唇一笑:“闲着无事,厚颜来蹭一顿午饭。”

    又笑着奉上点心:“这是林姐姐铺子里出的点心,我特意买了几盒,你和山长尝上一尝。”

    谢明曦目光掠过方若梦微红的眼眶和强颜欢笑的脸,心中隐约猜出几分,却未说穿。顺着方若梦的话音笑道:“我这便打发人去厨房说一声,今日中午多备几道菜肴。”

    “有夫子告假,师父去代课,待散学了才能回来。”

    莲池书院今年多收了二十多名学生,琐事也多了不少。好在有谢明曦相助,顾山长才能忙得过来。

    每逢有夫子告假,顾山长代课也成了惯例。

    方若梦笑了起来:“礼乐书数御射,山长样样擅长。代哪门课都无妨。说不定,大家都盼着山长去代课呢!”

    说起来,这也是莲池书院里广为流传的笑谈了。

    顾山长为人严肃,上课时却半点不古板,活泼热闹有趣。也因此,众学生都喜欢顾山长代课。

    谢明曦和方若梦对视一笑,相携进了屋子里说话。

    方若梦只字不提李默,也不提自己受了闷气之事,谢明曦便做不知,和她说些闲话解闷。

    方若梦面上的阴郁之色很快褪去,笑容也变得明亮起来:“谢妹妹,你和七皇子的婚期定在了明年上元节后。满打满算,也只剩三个月了。你的嫁妆准备得如何了?”

    说起婚期,也有一桩趣事。

    礼部原本择了吉日,是在来年六月。

    七皇子颇不乐意,硬是拉着四皇子去了岳尚书家里“小坐”。连着“小坐”三日,岳尚书熬不住了,主动问道:“七皇子殿下每日来岳府做客,老臣自是欢迎。不知殿下有何事吩咐老臣?”

    七皇子立刻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想和岳尚书商议婚期之事。想提早一些,却又不好意思张口。”

    岳尚书:“……”

    岳尚书面对七皇子的厚脸皮也是无可奈何,只得退让,将吉日改到了正月十八。

    此事传进建文帝耳中,建文帝少不得责备了七皇子一回:“……迟半年早半年,都是你的媳妇,还能跑了不成!这般闹腾,成何体统!”

    七皇子一本正经地拱手请罪:“父皇说的是,是儿臣太过心急,半年也不愿多等。请父皇责罚!”

    婚期已经改了,还能怎么责罚?

    建文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过是训斥一顿罢了。

    ……

    七皇子靠着厚脸皮,硬是将婚期提前半年,此事也被众人引为笑谈。方若梦此时提起,不无打趣之意。

    可惜,谢明曦脸皮厚度丝毫不弱于未婚夫婿,半点不见害臊,悠然笑道:“准备嫁妆这等事,由祖父祖母父亲他们操心便是。我有什么可忙的。”

    谢明曦是真得半点都不忙。

    谢家家底薄,再如何精心操持,嫁妆也无法与诸皇子妃比肩。好在谢明曦私房丰厚,身家百万,到时候一并带进七皇子府便是。

    待嫁的女子,无非是亲手做些针线活。谢明曦什么都擅长,唯独女红平平。索性不费这份心,重金聘了两个京城有名的绣娘做绣活,到最后亲自填补两针便是。

    自婚期定下之后,顾山长便让她一心待嫁,不让她沾手书院俗务。

    如此一来,谢明曦依然过着琴棋书画诗酒花的悠闲生活。

    人和人,真的是天生不同,羡慕不来啊!

    想到自己待嫁时的紧张忐忑忙碌,再看看谢明曦此时的洒脱自得,方若梦忍不住笑着叹了一句:“谢妹妹,我真是羡慕你。不管到了何时,你总是这般从容不迫,智珠在握。”

    谢明曦笑了笑,意味深长地应道:“我天性好强。心里再惶惑不安,面上总要装得若无其事。”

    方若梦:“……”

    方若梦和谢明曦对视片刻,然后挫败地叹了口气:“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我还以为,我今日掩饰得极好,不会被你察觉。”

    谢明曦微微一笑:“别说瞒不过我,便是师父面前,你也一样瞒不过去。”

    方若梦无言以对。

    “你有什么烦心事,想说便说,不想说,我也不会追问。”

    谢明曦目光柔和,放缓了声音:“方姐姐,你不想回方家,不愿让娘家人知晓自己的不顺遂。以后便回莲池书院来。便是我日后出嫁,我也一样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娘家。”

    方若梦用力点点头,鼻子一酸,泪水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能让一向坚强的方若梦这般伤心难过,除了李默那个混账,也没别人了。

    谢明曦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冷哼一声,将这笔账记到了李默身上。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