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六宫凤华 > 第六百零六章 破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明曦所料不错。

    没出两日,便传来齐郎中的死讯。

    被关在刑部大牢的齐郎中,在用刑审问后全部招认。齐郎中亲笔写下一封血书,认下所有罪责,坦诚自己在情急之下想拉三皇子下水为自己挡过一劫。当天夜里,齐郎中趁人不备,在天牢里撞墙而亡。

    刑部尚书在朝上禀报此事,一脸愧色:“……是老臣疏忽。齐郎中写了血书后,看守之人便以为此事已了。却未想到,齐郎中竟会在牢中寻死。”

    这确实是刑部看守不力。若追究起来,刑部尚书少不得要落一个渎职之名。

    建文帝怒气稍去,淡淡道:“齐郎中死有余辜,不过,人死入灯灭,也不必再追责了。将他的尸体送回去,让他家人为他安葬吧!”

    刑部尚书肃然领命。

    众官员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齐郎中是经科举入仕,原籍山西。齐家在山西也是大族,数百族人聚族而居。齐郎中在京中做官,父母妻妾儿女也跟着来了京城,一大家子少说也有十余口人。

    齐郎中在短短两日之内认罪并撞墙身亡,到底保住了家人和族人的性命。

    官场沉浮,命运莫测。

    皇子们争来争去,个个毫发无伤。倒霉的却是追随者。

    丁主事落了个全身残疾,余生只能在床榻上度过。盛渲被杖毙身亡,往日威风赫赫的淮南王府成了西山落日。

    现在,齐郎中也死了。高价买考题的新科进士,全部被夺了功名,锒铛下狱,等待他们的,是斩首示众。买了高价考题又未能考中的举子,也未能幸免。俱被从原籍押解到京城,一并处死。

    岳尚书身在其位,不谋其政,明明察觉出蛛丝马迹,却因一己私心无所作为。罚其一年俸禄。

    建文十六年的这一场春闱舞弊大案,在建文帝冰冷无情的声音中就此了结。

    从头至尾,都和三皇子无关。

    三皇子唯一的错误,便是识人不明,提拔任用了齐郎中。

    岳尚书一脸羞惭地领罪认罚,并当场“心血翻涌”“昏厥不醒”,几个御林侍卫立刻扶着“昏厥”的岳尚书出了金銮殿。

    李阁老倒是安然无事,甚至得了建文帝的褒奖赞扬:“……此事多亏了李阁老。朝中有李阁老这般尽职尽责操心劳力的老臣,朕心甚慰。”

    李阁老城府极深,立刻恭敬应道:“为皇上分忧,是老臣分内之责,委实不敢当皇上盛赞。老臣只盼着大齐国泰明安,百官一心尽忠当差。像齐郎中这等贪墨无德之人,绝不能容。皇上饶过他家人族人,可见皇上贤明仁厚。”

    这一通马屁,拍得建文帝眉头舒展,全身舒泰,又嘉奖了李阁老一番。

    首辅陆阁老不失时机地插言,和老狐狸李阁老你来我往地吹捧几句。

    好一派君臣相得!

    三皇子一直忐忑不安的心,终于缓缓平复,目中闪过一丝释然的笑意。

    四皇子却是笑也笑不出来了。

    精心谋划数月,暗中动用无数人手,耗费了诸多精力。私下允诺了李家诸多好处,连着岳尚书的颜面也被折了进去……

    结果,就落了这样一个君臣尽欢颜的格局!

    只死了一个齐郎中!还有那一堆尚无什么大用处的新科进士和十余个更无用处的举子!三皇子毫发无损!

    这让他如何能心甘!

    三皇子似有所察,目光溜到了四皇子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冷笑。

    再不甘心又能如何?

    这一局已被破,胜负已定!

    ……

    散朝后,三皇子进了椒房殿。

    三皇子和俞皇后一番长谈,说了什么,无人得知。

    半个时辰后,三皇子才退出椒房殿。

    眼尖的内侍瞥到三皇子微红的眼眶,心里暗暗感慨不已。

    人和人的命就是不同!

    同样是庶出皇子,三皇子愣是靠着生母为俞氏女的优势,得了俞皇后的青睐。原本略显平庸的三皇子,在俞皇后不遗余力的抬举和谋划下,力压一众皇子,成了储君之位最炽手可热的人选。

    如今这朝中动向,别说官员们心知肚明。便是宫中不起眼的宫女内侍们,也都清楚。

    储君之位,再无人能与三皇子争锋。

    最强劲有力的四皇子已接连落在下风,再无翻身之力。患有口疾的二皇子,翻出一小波水花,便没了声息。

    五皇子倒也攒足了劲,在朝中支持者也不少。奈何和三皇子差距颇远。

    七皇子嘛,就更不用说了。早在两年前便已放弃争夺储君之位,早早便站在三皇子一边。

    现在看来,倒是七皇子最为明智。反正争也争不过,倒不如趁早歇了这份心,摆明车马支持三皇子。

    眼下三皇子立储的风声极劲,只等建文帝下圣旨。第一个向三皇子投诚的七皇子,日后在东宫储君面前自然也最有体面。

    便是七皇子妃,和三皇子妃也走动频繁,感情密切。

    看来看去,还是七皇子夫妇最为聪慧明智啊!

    ……

    最聪慧明智的七皇子夫妇,当晚联袂去了三皇子府。

    三皇子夫妇设宴,只请了昌平公主和顾清夫妇,还有盛鸿谢明曦夫妻两人。二皇子四皇子五皇子等人,一个都未请。

    皇子府都紧挨在一起,稍微有点动静,其余皇子府便都知道了。三皇子设宴之事,诸皇子自然也知晓。

    四皇子冷笑一声,转头也设了宴,宴请的是同窗好友。陆迟等人都来了,唯有李默,未曾前来。

    二皇子倒没较这份劲,二皇子府也随之悄然无声。

    五皇子府里,五皇子和尹潇潇相对而坐。

    活泼明朗的尹潇潇,近来沉寂了不少,每日补品不断,却未丰润。反而清减了不少。

    尹潇潇轻轻地抚着自己隆起的小腹,眉头微微蹙着。

    五皇子心情也颇为阴郁,握着尹潇潇的手,久久无言。

    尹潇潇终于轻叹一声,低低说道:“眼下情势已经十分明朗。有母后力撑大局,这储君之位,已如三皇兄的囊中之物。”

    “你还要死撑到底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