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六宫凤华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患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股混合着药味闷味的难闻气味迎面扑来。

    然后,屋子里响起了一阵猛烈的咳嗽声。

    芷兰来不及蹙眉,快步上前,

    坐在床榻上的卢公公几乎要将心肺都咳了出来。芷兰扶住他的胳膊,另外一只手为他轻拍后背。

    卢公公咳了许久,直至咳出一口浓痰,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疲倦又颓然地靠在被褥上,冲芷兰挤出一个笑容:“你日日在太后娘娘身边当差,就别总惦记我了。”

    内侍身体残缺,寿命本就比普通男子短一些。这一病,似掏空了卢公公聚存了多年的精力,短短几日,便显出了颓然老态。

    此时这一笑,满额满面俱是皱纹。

    他如同行将腐朽的木头,而眼前的芷兰,依然身形苗条,面容秀丽温雅。

    卢公公心里又是欣慰,又觉分外酸楚。

    “我得了空闲就来看看你。”芷兰柔声说道:“我要当差,也不能整日陪着你伺候你。你心中别不高兴才是。”

    结为对食,便如世俗夫妻一般。彼此相伴,彼此照顾,生老病死皆有所依。

    芷兰吩咐一声下去,门外的小太监很快送了一碗热粥来。芷兰一勺一勺喂卢公公喝下,又以丝帕为他擦拭嘴角。

    看着温柔体贴如昔的芷兰,卢公公心中酸楚之意更甚。心中盘亘了多日的念头,终于吐出了口:“芷兰,你别再管我了。”

    “你是太后娘娘身边最亲信得力之人,年轻貌美,前程似锦。陪在我这个病重的残缺之人身边,又是何必。”

    “你走吧!以后,别再来看我了。我不怪你,也不怨你……”

    话未说完,已被芷兰打断:“病中之人总会胡思乱想。你什么都别说了,好生歇着,我明日再来看你。”

    卢公公目中浑浊的老泪在闪动:“芷兰……你这又是何苦!”

    “当年,是我心中仰慕你。仗着太后娘娘对我有几分倚重,我才得以和你结为对食。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不情愿。”

    “我比你大了二十岁,是身体残缺之人,根本算不得男人。我根本配不上你!”

    “这几年,能和你时常见面说话,能得你时时温柔照顾衣食起居,我心中已经毫无遗憾了。”

    “芷兰,你就走吧!以后都别再来了。”

    ……

    深藏于心底的话说出口之后,卢公公双目泛红。

    芷兰霍然站直身子,一直温柔沉静的脸庞也溢满了激动的红潮:“好,你今日既将话说开,我倒要和你说个明白。”

    “当日我不情愿和你结对食,你向太后娘娘百般央求。我应了娘娘的话,和你结了对食。便将你视做一生的依靠。我比你年轻,你病了我伺候你,你死了我替你打理身后事,这都是应该的。”

    “你现在说这些话是何意?难道我芷兰在你心中,就是那等狼心狗肺无情无义翻脸无情之人吗?”

    “你要撵我走!我偏偏不走!我就是要天天来看你,天天来伺候你!你愿不愿意都得高高兴兴地等我来。”

    芷兰边说边哭,泪水不停滑落面颊。

    卢公公全身颤抖,老泪纵横。想说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他挣扎着起身下榻,紧紧搂住了芷兰。仿佛寒冬腊月里攥紧了唯一能取暖御寒之物。又如溺水之人抱住了救命的稻草。

    自建文帝死后,卢公公被新帝百般打压磨搓。昔日风光不再,短短半年,便落魄不堪。可芷兰一直坚定不移地站在他身侧,众内侍顾忌着芷兰和椒房殿,倒不敢对他太过分。顶多是言语奚落讥讽罢了。

    卢公公在宫中风光十余年,一朝落地这等田地,心中阴郁憋闷,不必细述。前些时日,被建安帝寻衅罚跪了两个时辰,跪后晕厥倒地,然后便一病不起。

    他的病,大半都是心病。

    和芷兰交好的宫女如玉乔等人,背地里都在劝芷兰和卢公公早些了断。这些,卢公公也都知晓。

    他总存着一丝私心,舍不得和芷兰分开。现在他这一病,还不知能不能熬过去。何必再拖着芷兰不放?

    他忍着心痛如割,装作坦然大度地让芷兰走。却未想到,芷兰竟如此有情有义……

    “芷兰,现在我遭的罪,都是我应该受的。”

    哭了一场后,卢公公情绪稍稍平稳下来,沙哑着说道:“先帝待我一直信任有加,我辜负了先帝的信任,暗中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现在,我的报应来了。”

    “我昨夜做梦,梦到了先帝。先帝在召唤我,让我去地下继续伺候。哪怕让我下油锅去十八层地狱,也是我罪有应得。”

    芷兰红着眼眶低语:“别这么说。当日之事,应该怪我才是。”

    确切而言,卢公公并未向俞太后投诚。俞太后吩咐的所有事,都是她私下去找的卢公公。

    为了她,他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不该做的事。

    “主子们较劲争锋,倒霉的总是我们这些做奴才的。”卢公公的语气中满是苦涩和悲凉:“先帝已归天,我也成了一颗没用的废棋了。”

    如果俞太后有心给他撑腰,建安帝绝不会这般作践他。

    可惜,对俞太后而言,他已没了用途,也失去了被撑腰庇护的价值。

    这就是身为奴才的可悲。

    在主子们心中,他们都是棋子。有用时尚能得些青睐,无用时,便被随手丢弃。反正,总会有更多更新更好的棋子。

    芷兰略略蹙眉,轻声道:“太后娘娘也有难处。便是一宫太后,也不便事事插手过问。你受委屈,太后娘娘心中也清楚。若不是太后娘娘首肯,我便是想来看你也不可能。”

    芷兰对俞太后忠心不二,绝不会在卢公公面前说俞太后半个字不是。之前俞太后问的那句话,更是只字未提。

    卢公公心中有数,却不说破,顺着芷兰的话说道:“太后娘娘仁慈。”

    芷兰柔声细语,安抚卢公公几句,才起身离开。

    卢公公无力出门,就这么坐在椅子上,目送芷兰的身影离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