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 240、请教【08】我算是知道,为什么队长非她不可

240、请教【08】我算是知道,为什么队长非她不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记仇的墨上筠,自然没有去主动招惹尚茹。

    尚茹也安分守己,做着自己的事,没有来招惹她们。

    偶尔遇到唐诗、戚七、苏北这样没有敌意的,还会互相打个招呼。

    而,另一边,正如苏北所料,墨上筠闲不住,计划好的惩罚套餐没有被实施,心里贼不痛快,下午实际操作训练时,挑出她们不少的毛病。

    最后,梁之琼和郁一潼二人遭殃,顺利落入墨上筠的魔爪,成为当晚训练场上的绚丽风景线。

    此后,许排长三人再见到墨上筠时,小腿肚子都得打颤一会儿才能好。

    碰上这样一位队长……

    他们简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

    第三天时,苏北和游念语遭殃。

    她们俩上课“交流”,被转悠一圈回来的墨上筠当场抓住,直接以“上课不认真的理由”承担今晚的“惩罚套餐”。

    交代完,墨上筠就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关门时,她手中的雪糕才吃到一半,看得人直想骂娘。

    “你们的队长……”许排长确定门被合上、且脚步声远离后,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叹了口气,“是不是故意找茬啊?”

    “您才看出来呢?”

    昨晚被折腾得腰酸背痛的梁之琼,靠在丁镜身上写笔记,非常麻利儿地接了许排长一句话。

    “她觉得花心思给我们想惩罚套餐,没人实践一下的话,亏得慌。”苏北紧随其后说着。

    其他人也各自发表意见。

    “这欠扁样儿,真希望她哪天出门被无知的人揍一顿。”

    “就没有她不作的时候。”

    “习惯就好。”

    ……

    她们纵然在吐槽,可是,神情非常之平静,没有半点激动和不满。

    三位教官不由得互相对视了眼。

    这……

    莫不是被虐出病来了吧?

    就那个什么……哦,斯得哥尔摩综合症?!

    尴尬地用眼神交流片刻,他们轻咳一声,示意讲课继续。

    但这时,梁之琼忽然举起手,“许教官!”

    “怎么?”许排长疑惑地问。

    “今个儿最后一天,能不能让我们玩玩战车啊?”梁之琼兴致勃勃地问。

    她一开口,其他人都纷纷看过来,神情有几分在意。

    虽然她们也有很多高科技装备,拿出来也能让人眼红不已,但她们的基本都是单兵作战装备……战车诶!这里很多诶!

    来都来了,不玩一下,不太好吧?

    被她们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许排长犹豫半响,实在是没舍得拒绝,“行吧,我中午跟连长商量一下。”

    难得遇上这么一支合眼缘的队伍……

    狠心拒绝,太过分了。

    许排长暗自想着,不过碍于教官的威严,没有在面上表露出来。

    *

    确定好今晚的惩罚名单后,墨上筠就去了趟营长办公室。

    营长不在,但指导员在。

    她借用的是办公室的电话。

    在自己基地,可以随意一些,在没有信号屏蔽的时间里,只要是没有工作在身,都可以自由使用手机。

    不过在别人的连队里,用手机实在是有些碍眼,所以她们所有人都没有带手机。

    打个电话要特地跑来借座机。

    指导员知道她是什么人,自然是将座机借用给她了。

    墨上筠给阎天邢打了通电话,全程不到十分钟,但下面的流程全部讨论得清清楚楚。

    “谢了。”

    挂断电话,墨上筠同指导员道谢。

    营指导员笑着点头,“辛苦了。”

    墨上筠勾勾唇,“客气,礼尚往来。”

    两人对视一眼,笑得意味不明。

    这一次行动,是等价交换罢了。

    她们二队来这里学习,二队和男一队一部分人,则是过来陪同这个营参与一场小演习。

    不过,连营长都不知道他们的来路就是。

    也就知道有这么个安排。

    GS9遵循做事效率,从不在一些琐碎流程上花时间、费心思,所以在确定女二队需要这样一次学习机会后,就直接跟他们的团长对接了。

    事情处理完,墨上筠告辞离开,但出门时正好撞见过来办事的宁捷,两人打了声招呼。

    宁捷静站原地,看着墨上筠离开的背影,神情有几分疑惑。

    “肖指导,墨队过来有什么事吗?”

    走进办公室,宁捷好奇地同指导员问。

    不是他想多管闲事。

    而是,他是负责照顾这一支女队的,如果墨上筠有什么问题的话,应该是第一时间来找他才对……

    ‘越级’,肯定是有理由的。

    “哦,就借用一下电话。”指导员抬起头来,回答一句。

    “电话?”宁捷疑惑蹙眉。

    他办公室也有电话。

    看出他的疑惑,指导员和善地笑了一下,说:“你下午有事吗?”

    “没有。”

    “那就去看看她们的操作训练吧。明天的演习里,她们就是你们的对手之一。”

    “她们?”

    宁捷一惊。

    他知道明日有演习,但营长没有透露过蓝队是谁……

    自然,也没有往这一支女队身上想过。

    “她们来头不一般。”指导员道,“考试成绩我看过了,下午的实际操作效率我也听说过了。都是万里挑一的尖兵,全国各地挑选出来的。跟这样的人多相处,对你们没有坏处。你们连的人,能学一点是一点。”

    宁捷微微一顿,却不可置否地道:“确实学到不少。”

    接触就短短的两三天,可是,他们连的确收获不小。

    所有人都自觉地训练,并且主动提高训练量。

    心态也有所改变,积极向上、充满热情,他们被潜移默化地感染了。

    小许每次见到他,话题都离不开这一群人。

    此外,小许还提到一件事:他随口同墨上筠问了句她们是如何训练的,墨上筠便提及一个叫游念语的军官,说游念语平时在她们队里负责训练安排。他当然没好意思去问,结果游念语主动找上来,说是墨上筠让她说说训练安排。

    当然也不是她们队的训练,而是在观察过他们连队训练后,为他们提出一些建议。

    就她们不懂的领域,她们会虚心请教,但是她们擅长的领域,也会不吝赐教。

    外界都对他们这个职业怀有敬意,提及这个职业,无一不是夸赞。不过身处其中,看的细节就多。再崇高的职业,从事的也是人,普通人,而且底层的多数都很年轻,很多都有年轻人的通病。

    是人就不会是完美的。

    当了连长好几年,宁捷一直将个人素质和军事技能看得同样重要。

    但他没想到,会见到这样一支队伍,在这两者上都是顶级的。

    不骄不躁、低调谦虚,同时,又骄傲自信。

    性格迥异,各有特色,年轻的棱角尚未被打磨,依旧保留着她们最鲜明的个性。

    “你心里有数就好。”指导员一点头,微顿后,他打量着身形挺拔的宁捷,低声问,“有没有后悔,没去特种部队?”

    宁捷履历比较特殊。

    早些年是边防部队的,参加过不少实战,缉毒、惩治走私犯罪,可没少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功勋章数不过来。后来离开边防部队后,就被分配到营里来当连长。

    当时还年轻,不是没有过去特种部队的机会,有不少部队抛来橄榄枝,但他想把那时候的连队给搞好,所以拒绝了。

    一年一年过去,现在已经超过年龄了。

    营长每次提及他就觉得惋惜,对不起他。

    眼眸微垂,少顷,宁捷又抬起眼睑,直视指导员的视线,一字一顿道:“不后悔。”

    指导员轻轻叹息一声。

    *

    下午,空旷的场地。

    这是远离营里的一块空地,难得有的足够大的平地,各种重型武器都可以施展,无需顾虑。

    装甲车、坦克、步兵战车在这里随处可见。

    因得到宁捷的批准,所以下午的训练提前进行,先是坦克的操作学习,之后就是各种战车随便她们操作。

    墨上筠在她们之前就学习过了,坐在一旁休息、观看。

    手里还抓了一把瓜子,不知她从哪儿弄来的,反正坐地上优哉游哉地嗑着瓜子,走过路过的队伍多少都会看上几眼。

    甭管视线如何,墨上筠都没放心上。

    瓜子这玩意儿,磕多了会上瘾……

    “墨队长。”

    突如其来的一道声音,惊得墨上筠差点儿没把瓜子肉给掉了。

    她听出是宁捷了。

    但那严肃、正经的声音,让墨上筠颇有一种上课开小差被老师抓包的心虚……

    得亏这种事也不是一两次了,稍微心虚那么一两秒,墨上筠便恢复了淡定从容的姿态。

    墨上筠坦然抬起头,朝站在身侧的人看去,友好地邀请道:“宁连长,一起嗑瓜子吗?”

    宁捷:“……”

    不知是丁镜那一出又一出的骚操作让宁捷产生抵抗力,还是因为她们的种种表现让人心服口服、导致对她们的宽容无限度增加,亦或是两者都有……总而言之,搁在平时宁捷能黑脸的画面,现在竟是也可以淡定观看之。

    片刻后,宁捷认真地回答:“不用。”

    因为瓜子所剩不多,墨上筠的邀请也就是表面功夫罢了,所以他的拒绝不仅没让墨上筠在意、惋惜,反而稍稍松了口气。

    身边杵着个人,让墨上筠嗑瓜子都颇为不自在,索性朝旁边空地看了眼,说:“您坐。”

    思考几秒,宁捷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盘腿坐了下来。

    “宁连长也来这里——”

    墨上筠刚想抛出个话题,说上几句客气话,却听得一道喊声:“墨上筠!”

    喊声伴随着车辆开来的声响,迅速接近。

    侧过身,见到一辆悍马越野车朝这个方向而来。

    车速太快,转眼接近。

    然而,随着距离愈发地接近,车速却未曾有丝毫减缓,转眼扑过来,几乎是擦着他们开过去的。

    地上尘土飞扬,墨上筠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瓜子,可却被扑了一层的灰。

    早看清开车的是晟梓,墨上筠全程眉头都没皱一下。

    但这恶作剧……

    让她灰头土脸的,乃至于心情也不美妙。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发作,就见宁捷拧起两道眉站起来,声音蕴藏着怒气,“太乱来了。”

    墨上筠随之站起身,帮忙说道:“没事,她们就玩玩。”

    宁捷眼里笼了层薄怒,他惊讶地看着墨上筠,“这叫玩玩?”

    稍微有点差池,就能危及到生命了。

    “……”

    墨上筠微微一顿,没有辩解,而是朝战车的方向招了招手。

    那边的几辆车都停了下来。

    墨上筠道:“我去说说她们。”

    宁捷不由得一怔。

    刚刚生气,是因为危险程度太大。但很快,见她们这随意的样子,应当是时常这样玩的,所以……意识到可能过激了,不该以对自己连队的标准衡量他们。

    他想说点什么,不过没有出声,墨上筠就已经朝她们走了过去。

    她走近时,吹了声哨子,当即所有的队员都迅速开门下车,朝她靠拢。

    不是全部,也就六七人。

    轻松的神情收敛起来,墨上筠视线一扫,声音略微严肃地道:“在这里不要做危险性动作,包括你们那些游刃有余的恶作剧。”

    众人一时没有理解她的意思。

    ——她应该是相信她们的技术,对她们这般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不报以反对态度的。但是强调的“这里”,却似乎藏着另一层的含义。

    “为什么?”梁之琼好奇地问。

    “不是每个人都有你们的技术,让他们——”墨上筠的视线在整个场地扫视一圈,顿了顿后,补充道,“他们看到了,影响不好。”

    基层连队跟特种部队是不一样的。

    他们觉得可行的,别人会觉得危险性太大。

    虽然只待了几天,但她们的影响力墨上筠也看出来了,很多人关注。

    倘若有人模仿这些危险操作,后果不堪设想。

    她们是来学习的,不是来惹麻烦的。

    “知道了。”唐诗第一个明白过来,点头道,“我们会注意的。”

    “行吧。”

    “我们注意就是。”

    “保证安全第一。”

    ……

    其余人陆续点头附和。

    墨上筠没有多少,让她们继续了。

    她一走,苏北和游念语便上了一辆战车。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队长非她不可了。”

    关上驾驶座的车门,苏北不由得嘀咕了一句。

    “怎么?”游念语好奇地看过来。

    苏北笑着看过来,似是佩服又似是感慨地说:“想得太他妈远了!”

    游念语一顿,不置可否。

    说是“想得远”,不如说“想得周到”。

    对自己,对队伍,对他人,都怀有高度责任心。

    也正因如此,才会有那么多人服她吧。

    ------题外话------

    只要你们够热情,我能明天结束这一篇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