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865章 安安及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安的及笄礼,正宾是英国公四世子夫人,有司是清舒,赞者是于晴以及安安的另外一个朋友。

    礼成以后,清舒看着穿着曲裾深衣的安安眼眶有些红。

    封小瑜推了下她说道:“清舒,你在想什么呢?”

    清舒眨了几下眼睛,然后才平静地说道:“想着安安终于长大成人了,我这肩上的担子也轻了一些。”

    封小瑜将她的表情都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这完全是将安安当女儿养了。我跟你说,及笄才是烦恼的开始。你得给她相看人家了,要嫁的人家和善还好。若是嫁的人家规矩严不好说话,以后还有的愁。”

    正话正好被严氏听了这个正着,不由笑了起来:“你倒是比我还懂呢?”

    封小瑜放开清舒,转而去抱严氏的胳膊:“娘,我这不是说出你的心声了吗?”

    为了她的亲事,她娘操碎了心。

    戳了下封小瑜的额头,严氏说道:“你也知道娘这些年为你操碎了心啊?”

    “清舒,如今礼已经完了,我跟小瑜就回去了。”

    还有两个多月封小瑜就要出嫁了,这段时间严氏也是忙得不行。也幸亏有大儿媳帮着操持,不然就她一个人还真忙不过来。

    清舒将她们送到门口。

    封小瑜拉着清舒的手说道:“没事的时候你过来陪我说说话啊!”

    按照她娘的想法,出嫁前这段时间肯定不会让她出门的。

    清舒看着一脸无奈的严氏,笑着点头道:“行,我有时间就去看你。”

    下午的时候,符景烯过来了。

    他将一个小盒子递给安安,说道:“这是送你的及笄礼礼物。”

    安安打开,就看见里面放着一支精巧的金镶珠宝松鼠簪。

    顾老夫人看了就道:“这簪子得不少的钱吧?你这孩子手里有几个钱好,还这么乱花钱的。”

    安安也附和道:“是啊,姐夫,咱们一家人不用这般客套。你啊,随便给我雕个簪子印章做礼物都成。”

    符景烯很痛快地答应了:“行,下次我给你雕个印章。”

    至于簪子就算了,他这辈子除了清舒是不会给其他人做簪子的。

    顾老夫人打发了清舒跟安安,然后与符景烯说起道:“安安如今以及及笄了,她的婚事一直都是我的一块心病。景烯,这事就全靠你了。”

    清舒毕竟是女儿家,接触的外男有限。而符景烯在翰林院当差,至交好友也有不少。只要用心帮着寻找,肯定能很快找着中意的。

    当然,顾老夫人现在是广撒网。

    符景烯笑着说道:“外婆放心,我一直在暗中注意呢!只要有合适的,我就会与你说的。”

    其实他认识不少与安安年龄相仿的,只是都觉得不合适。就他之前所说姐妹两个人的情况比较复杂不能找那种单纯的,因为这种人他经不起事。要安安嫁给这样的人以后过得不好,他跟清舒有的烦了。

    顾老夫人说道:“这些天我也仔细想了下,你跟清舒的顾虑是对的,确实应该给安安找个有责任心能担事的夫婿,不然这孩子将来怕会受委屈。”

    符景烯有些诧异她的改变,不过这对他来说是好:“外婆放心,有我跟清舒在,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每次符景烯过来都是清舒送他出去,这次也不例外。

    走到半途,符景烯说道:“早知道就该婚期定在六月底了,这样咱们现在就已经是一家人。”

    清舒笑了下说道:“还有三个月时间,很快就到了。”

    越是临近婚期,他越觉得特别难熬。

    符景烯甩开这些念头,与清舒说道:“你也不用担心安安的婚事,我已经有了眉目。”

    清舒大喜,问道:“真的?是谁家的?”

    符景烯说道:“如今有了两个人选,都是会试落榜留在京城求学的。两个都不错,我再观察观察看看到底谁更适合安安。”

    清舒很欢喜,两的话成功的概率就更大了:“那对方都是什么条件?”

    符景烯笑着说道:“放心,不会找个一穷二白的,两个家世都不错。不过心性如何,还得再观察观察。”

    又不是像张链那样似的单纯,一顿饭就被看了个底朝天。这两个都是经过事的人,所以得好好观察。

    清舒见他不愿说,好笑道:“还跟我打起了哑谜来了。你不说就算了,不过得快些确定下来,我外婆为安安的婚事一直操心。”

    “安安才十五岁,外婆着什么急?”

    清舒摇头道:“没办法,老人家都这样,只有看到我们都嫁人了她才安心。”

    符景烯摇头道:“我将来的女儿不到二十我是绝对不让她出嫁的。”

    亲都还没成就想到女儿了,想得还真够远的。

    清舒将他轰出去了。

    聂老先生的儿媳妇洪氏看到他,问道:“景烯,你是不是去了顾家?”

    符景烯点头道:“今日安安及笄礼,我买了一样礼物送给她。”

    洪氏说道:“景烯,顾家都是女眷,你总往她们家跑不好。”

    见符景烯脸色不大好看,洪氏说道:“我知道你不爱听,可你这样总往顾家跑往外人怎么想?你这样损的是林姑娘的名声。”

    符景烯说道:“我们是为自己活又不是为别人活,他们爱说什么说什么,我自己行的正坐得直就行了。”

    只有心思龌龊的人,以为别人也与他们一样下作无耻。

    洪氏觉得他还是想得太简单了,不过景烯不听她也不愿在多说。总归不是她儿子,觉得不好出言提醒就行了,再多的她也不会去做。省得出力不讨好。

    聂老先生很快就知道这事了:“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好好操持婚礼其他都不要管,你怎么也将我的话当耳边风。”

    “爹,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管了。”

    聂老先生没好气地说道:“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只是清舒那孩子情况特殊。所以你只需帮着好好操持婚礼,到时候他们会记你的好的。”

    洪氏点头道:“公爹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说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