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384章:三阴聚首(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夜微微抬了抬眉:“下面的尸骨检查过了吗?”

    “没有……”沈默吞了口唾沫,小心地回答:“所有想下到坑里的人……全死了……”

    “两位探员,打地基的工人……刚下去,工作架上的钢筋忽然松开,下雨一样射了下来……”他的声音都有些发颤,闭上眼睛说道:“真的惨不忍睹……有的人从天灵盖被钢筋插进去,硬生生对穿,有的工人从嘴里插进去,脊背上透出来,简直就像追命的利箭那样!”

    秦夜点了点头,瞳孔骤然化为黑白二色看了过去。阎罗一眼,阴气避无可避。一眼之下,面前的千人坑……竟然散发着如山似海的阴气!

    这些阴气无比浓郁,超过他见过的任何灵异地点。然而……

    浑浊。

    和阳间所有的阴气一样,是混沌的青色,但就在这些青色中,夹杂着一丝一缕精纯的黑色,再往下,却什么都看不清了。明明青天白日,肉眼也能看清楚,用法眼看,反而是一片混沌。

    沸腾的阴气宛若地狱,时不时组成虚幻而痛苦的人脸飘上来,尖叫着,嘶吼着,又被更多的阴气人脸吞没,仿佛……煮沸的阴气之海。

    “那么肉眼看到的必定不是真的……这里被人封印了,老道做的?他的境界不应该低于拘魂……”秦夜收回目光,眼睛已经深深眯了起来。遥望头顶太阳,明明青天白日,却让他感觉一种异常的森冷。

    这是第六感在提醒,下方绝非善地!恐怕地藏和阿赖耶识的警示就要应验在这里!

    法眼所及,天空中丝丝缕缕的青色阴气,群龙汇海一样汇聚到这里来,毫无疑问,这就是谷城县灵异爆发的核心,极阴之地,放置还阳灯再好不过。

    “秦先生?”看到他凝重的神色,陈念低声问道。

    秦夜摇了摇头,目光再次看向下方,丝丝缕缕的梳理着仅有的线索。若不是地藏和阿赖耶识示警,他恐怕早就肛下去了。

    “阴气已经如此浓郁……”恐怕幽冥界距离阳间只隔着这么薄薄的一层地皮,没准往下面再挖个十来米,就能看到幽冥界的裂口。

    “而且……”他抽了抽鼻子。

    这个阴地绝非普通的阴地。

    不单单是阴气,还有一种尸体的恶臭气息徘徊其中,更诡异的是,另外一股气息……他从未感受过的气息,明明是阴气,却带着一种煌煌正道的感觉,也在其中。

    “三阴聚首之地……阴地,养尸地,还有一种是什么?居然我都看不破底细?”他深深皱起眉头,这片地孕育出无常级别的厉鬼不足为奇,三阴聚首……再过几十年出现判官也不奇怪,但是……

    这只厉鬼是是被封印着,所以看到血食自己下来完全忍不住食欲?还是……为了凶残而凶残,为了要掩盖什么?

    这中间差别太大了。若是前者,那么……在废弃火车站袭击他的是谁?

    对方不仅灵体特殊,而且灵智极高,懂得杀人灭口。这绝非没有灵智只有本能的厉鬼能做到的。

    “沈默,最近……这里的厉鬼有异动吗?”沉吟许久,他沉声问道。

    “没有。”沈默肯定地说:“自从拆迁工程被定为狩猎区以来,全县精神都无比紧张,我天天都在这里监视。这外面的阵法可以阻拦化生级别的厉鬼三个小时,三小时内,无论其他地方局面再紧张,都必定有高阶调查员赶到。我敢保证,这段时间,外部法阵没有被触碰过一次。”

    秦夜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周围已经被封死……那对方是怎么出去的?

    他抬眼看向偌大的谷城县,如果出不去,那就还有一种可能。

    还有谁……

    谷城县,还有什么东西暗暗观察着这一切。

    这……就是地藏和阿赖耶识真正要提醒自己的东西?

    冥冥之中,他感觉自己触及到了魔盒的第二层,可惜如同烟雾,根本看不清晰。

    深深看了千人坑数秒,深吸一口气,他猛然毫无征兆地冲了下去!

    到底如何,只有亲眼看看才知道。判官以下的厉鬼再诡异也动不了他。

    “秦先生!”顿时,坑边的人全都倒抽一口凉气,忍不住惊呼出声。

    没有回答他们,这一跳,仿佛隔绝阴阳。下落之时天空颜色急剧变化!从白天化为黑夜,当他双脚落在地面上时,四面八方已经一片黑暗!

    头顶不知何时凝聚了无数青黑色阴云,完全隔绝阳光。四周温度恐怕只有两三度,这是阴气疯狂凝结的缘故。而秦夜正要直起身子的时候,却忽然停住了。

    他的脚下,踩着一具骸骨。

    正踩在对方头颅上。

    这具骸骨已经发黄发黑,不知道埋了多少年。正呈一种双手交叉在胸前的姿势,正面躺在地上,大半部沉入黄土,只能看见露出地面恐怕五六分之一的部分。

    “女人的骸骨。”秦夜再次蹲下身来,手指轻轻拂过对方的肩骨和髋骨。肩臀同宽,一定是女人骸骨,而且女人髋骨骨盆较大,大腿骨也比男人伸得更出来。

    手指拂过骨骸表面,轻轻抠刻了一下,那些泛黄的污渍下,是雪白的骨骸,人骨是唯一火烧过不会变黑的骨头。

    “是先死了之后再烧的。不像火葬,火葬不可能留下如此完整的骨头……而且如果是烧死,人体会痉挛,身体会不自觉改变形态……骨头不可能呈现如此自然的方式……”他的手指顺着胸骨一直伸到颅骨,然后……瞳孔立刻缩了缩。

    颅骨之上,又是一双脚。

    骸骨的脚。

    他深吸了一口气,抬头望去,赫然发现……目光所及,全都是排列的非常有顺序的尸骨!

    满地都是,至少上千!

    而且,全都是女人骨头!

    一种针刺般的恐怖感走遍全身,四面八方是无穷阴气,偶有苍白的鬼火飘过,阴云中携裹无数鬼哭,鞋子踩在白骨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啊……”“呵……”如泣如诉的声音此起彼伏,安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而他,正站在一片千人坑中!

    唯一的活人。

    这些骨头仿佛拼出了什么形状……就在他准备直起身来的时候,忽然间,脊背一寒。

    深吸一口气,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往下看去,就在他手放的地方,另一只手,一只苍白的,布满尸斑的手,不知何时伸出地面,牢牢抓住了他的手!

    就算是阴差,此刻也忍不住浑身一抖,本能地站了起来,然而就在起身的时候,咚的一声!

    他……撞到了什么东西。

    有什么东西……不知何时……就在自己身后。

    就那么静静地,一动不动地,如同死人一样,直勾勾地看着他。

    没有转头,也没有动。

    但是他清楚,此时此刻,自己身后,正站着一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

    一片死寂中,忽然啪嗒一声,一只漆黑的手搭到了他的肩膀上。

    同时,一个女声仿佛就贴着他的头皮,吹出冰冷的气息,沙哑道:“缫丝了……缫丝了……”

    声音幽怨地无以复加,明明很轻,却诡异地回荡在整片空间。仿佛无数死人贴着自己的耳朵低语。

    秦夜脖子上的汗毛都随着这句话起伏,深呼吸了一口才镇定下来。这下面……恐怖的事情完全出乎自己预料。他的目光转向了肩膀,眼角都眯了起来。

    肩膀上那只漆黑的手,并非穿着黑色的衣服。

    而是……烧焦的,死人手!

    皮肤已经发黑,龟裂成一块一块,下方露出猩红而焦臭的红肉,无数鲜血顺着手臂滴下来,却根本沾不到秦夜身上。

    黑暗中,一只烧死的死尸,趴在背上低声呢喃。

    “你转过来……看看我……”女子的声音重复着同一句话,幽怨地开口道。

    有传说,黑夜走偏远的单人路,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千万不要回头。

    一旦回头,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就会吹熄人肩膀上的两盏灯。然后……这个人会看到永远不想看到的东西。

    秦夜嗤了一声,终于淡淡道:“你知道吗,你很臭。”

    话音未落,判官笔虚空出现,猛然往后面一戳!

    轰!!

    “呀啊啊啊啊——”尖利的惨叫潮水一样爆发,随后越来越远。

    秦夜这才缓缓转过头去,然而……出现在眼前的根本不是什么浓雾!而是……一座大工厂!

    此刻,他正站在马路中央。

    这是他非常熟悉的四五十年代的建筑风格,有点东海滨江路那种民国风。

    只有他一个人,站在孤寂的路上。两侧连绵的房屋都飘着日本国旗。那种阴森的压抑,海潮一样扑来,肉眼可见,这条看不到尽头的大路,两侧是一根根黑漆漆的电灯柱。无穷阴气翻滚在视线消食除。药铺,粮铺,手工品店林立道路旁。而每个店铺之中,都有一道身影。

    那不是人。

    而是灵堂一般的纸扎人!

    有的做出和顾客交谈的模样,有的做出拿东西的样子。可笑的五官在这一刻看来是无比阴森,就仿佛一个人半夜走在丧葬一条街上。那种恐怖的压抑。

    “这……就是这片区域原本的景象?”他警惕地看着周围一切。就在此刻,忽然!啪……道路尽头的一盏灯亮起。

    紧接着,是第二盏,第三盏……不多时,两侧道路路灯全部亮起!

    血红色的光芒笼罩上一层已让人心惊的颜色,空旷的压抑,令人窒息的恐怖如影随形!而就在同一时间,那些店铺中的纸扎人……眼珠子动了。

    转了过来,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直勾勾地盯着秦夜,这个大路中央唯一的活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