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绝品灵仙 > 270 驻颜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随意说了些近些年的事,晏十天问道“骆道友这次来中原是游历的”

    “算是吧。”她微微颔首,“上回来中原都没好好逛逛,后来又是兽潮又是准备结丹的,不是没有空暇便是时机不妥,如今结丹后便打算再四处转转。”

    晏十天想起当年他们去冲元秘境之后遇到的种种事端,不由摇头失笑。那回他们是真的险些走不出地心,现在回想起来仍是觉得感慨万分。

    酒过三巡,晏十天正色问道“骆道友这回来找晏某,可是有什么事”

    骆青离挑眉,“难道就不能是我恰好路过,过来见见老朋友吗”

    “若是如此,那晏某的确荣幸之至。”晏十天笑容坦荡,“但骆道友若是有什么需要晏某帮忙的,尽管开口,晏某若是能帮,定当竭力而为。”

    骆青离含笑点头,好歹也算是和他共过患难,晏十天的品性的确可以信得过,但她还真不是特意来找他的。

    寿岳城算是一个贸易之都,还有黑市在此,可以买到许多别处都买不到的东西,极北冰川鲜少有人到访,那儿附近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修仙城镇,有关冰川的地图许多都并不完善。

    她一路走来,购买到的地图都不算太满意,这才想再来寿岳城碰碰运气,如果还是没有合适的,那就只能去更北方看看了。

    在寿岳城转了两天,骆青离并没有太大收获,不过趁着这次机会,她正好也添置了好些物品。

    有一回到药材铺子的时候,刚巧撞上掌柜的在与晏十天说着生意上的事“基本就是这样,只是这寒心玉露还是没有消息。”

    晏十天摇摇头,“这也没办法,这东西的确不多见。”

    他注意到骆青离来了,转身打了声招呼,“骆道友,今天的收获如何”

    “还算不错。”骆青离点点头,问道“你是在收购寒心玉露吗”

    晏十天眨了眨眼,骆青离摆手道“抱歉,我只是刚好听到,无意多打听。”

    “这没什么。”他失笑摇头,“城中许多药材商都在收购寒心玉露,这并非什么秘密。”

    骆青离顿了顿,“收购寒心玉露,是为了炼制驻颜丹”

    她是个炼丹师,对药材的特性十分了解,这寒心玉露最大的用途,便是用以炼制驻颜丹,服用过后,便可使皮相容貌长久停驻在年轻之时,不会老去,比起定颜丹只能维持十年甚至更短的时间,驻颜丹无疑深得女修们的喜爱。

    同样的,这二者之间的价值也是天差地别,定颜丹随意在一个丹药铺子都能买到,并不是什么稀罕物,而驻颜丹却是有资格上中小型拍卖会的,只是拍卖会上也不常见就对了。

    晏十天点头,“不错,不知骆道友可还记得当年城主那位被红花帮迫害的女儿”

    “自然。”这件事在中原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为此寿岳城城主悠然散人还在缙云城大打出手,整座城池都被毁去了一半。

    联想到此事,骆青离问道“这驻颜丹是为了那位城主之女准备的”

    她记得当年那位姑娘是被迫害得修为倒跌,根基受损的,即便未来重新筑基,只怕也结丹无望,对筑基修士来说,寿元两百至四百不等,虽然老去的速度比凡人会慢上许多,可很大一部分女修都相当注重自己的皮相。

    晏十天道“那位城主之女,也有好几十岁了,修为倒跌之后苍老得很快,定颜丹服用效果只会一次比一次差,为一劳永逸,驻颜丹便是最好的选择,是以城主府一直高价收购寒心玉露,像我这种生意人,自然是想办法把握一切商机了。”

    “原来是这样”骆青离暗叹,这位城主也算是一片慈父之心了。

    “只是这在兽潮刚过没几年,市面上许多丹药灵草都很匮乏,寒心玉露原本就少见,如今再要找就更难了。”晏十天摊了摊手掌,有些无奈。

    骆青离目光微动,寒心玉露这东西,她倒是弄到过一点。

    当年进冲元秘境之后,被四翼飞鱼带去秘境中心,那里有许多上千年份的灵草,她和晏十天分头采摘了不少,其中她就找到了一株寒心花,花心还包裹了一小团露水。

    后来这寒心玉露就被她炼成驻颜丹了,一炉总共出了五枚。

    她自己修练迅速,形貌还如同少女,自然是不需要的,于是那驻颜丹就一直留在了储物手镯里。

    “晏道友。”骆青离想了想,传音道“我曾经机缘巧合得到过一枚驻颜丹,不知城主府收是不收”

    晏十天微怔,“骆道友你”

    他半晌无语,继而又是无奈又是好笑,“若是有驻颜丹自然最好,只是骆道友当真愿意将驻颜丹售卖给城主府”

    “若是不愿意,我就不用说出来了。”

    骆青离摇摇头。

    那位城主之女的遭遇令人唏嘘,而且当初悠然散人还曾经赠与她一盒金刚砂,如今都成了她本命法宝流光剑的一部分,有这层因缘在前,便是售卖给城主府也没什么,又不是白送的。

    晏十天失笑,“晏某明白了。”

    半个时辰后,骆青离和晏十天已经在城主府侍从的引领下到了大堂内。

    两人对视一眼,俱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些微笑意。

    上一回他们坐在这儿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一眨眼都已经各自结丹了。

    悠然散人的模样没怎么变化,身形高瘦,皮肤干枯,宛如一截枯木,只是面上那双眼明亮通透,神情严肃,不怒自威。

    骆青离与晏十天纷纷起身见礼,“归澜笠新见过前辈。”

    悠然散人轻轻颔首,目光落在这两个小辈身上。

    他对这两人都还有印象,当年就是他们带来了他女儿的消息,他才能顺蔓摸瓜一路找到缙云城,若非如此,他那苦命的女儿说不定都不能全须全尾地回来。

    现在的结果,虽不尽如人意,却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两位小友特意来此,总不是单单为了拜访我这个老家伙吧。”到底算是旧人,悠然散人对他们的态度还算温和。

    骆青离微笑道“听闻城主府正在收购寒心玉露。”

    说到寒心玉露,悠然散人正色,稍稍倾身向前,询问道“归澜小友的手中有寒心玉露”

    “寒心玉露晚辈没有,只是刚好的,晚辈手中有一枚驻颜丹,不知前辈是否需要”她的指尖在储物袋上轻抹,取出一只玉瓶,递了过去。

    悠然散人接过仔细打量。

    “果然是驻颜丹。”经年的元婴修士,这点鉴别能力自然会有,悠然散人看了过来,目光如炬,“归澜小友果真愿意割爱”

    那视线隐隐让人感到压迫。

    骆青离凝元诀的第二重境界已经练成,即便是元婴修士放出全身威压,对她的影响也会削减许多,如今这种更是不在话下。

    她面不改色地抬眸,缓声道“割爱谈不上,晚辈觉得,这应当是一笔买卖,只看前辈是否能给出合理的价格。”

    悠然散人扬眉,忽然笑了起来。

    他面容枯槁,这般一笑,皱纹全都堆在了一起,但比起方才的严肃,如今却让人亲切了许多。

    悠然散人摇头笑叹“你这小丫头,果然有点意思。”

    骆归澜,五十一岁就结成金丹,这样的天之骄子,驻颜丹当然是用不上的,但他的女儿却很需要。

    “就按照拍卖会上的价格来算吧。”悠然散人拿出一只储物袋给她,“归澜小友,你看看,可还满意”

    储物袋里装的都是灵石,粗粗估算了一下,大约是两千五百中品灵石,这个价格已经超过了骆青离的预估,一枚驻颜丹卖这个价格,其实已经偏高了,她当然很满意。

    “多谢前辈。”骆青离笑着将储物袋收下。

    悠然散人又看了她一眼,扔给她一块玉简,“还有这个,就算是搭头了。”

    骆青离略感疑惑地放出神识向玉简中探去,目光忽然一变,“这”

    这玉简中的竟是极北冰川的地图,比她在城中买到的每一张都要详尽得多悠然三人竟然知道她在收购冰川地图。

    骆青离先是惊疑,转念一想,这整个寿岳城都在城主府的管辖之下,任何店铺行人都有可能是城主府的口眼耳鼻。

    一个金丹修士的举动,自然会有人留意,况且她这几天在城里各大店铺找地图,那悠然散人会知道也就不足为奇了。

    只是知道归知道,就算悠然散人手里有完整地图,一城之主还不至于特意把地图送到她手里。

    要不是这回上门卖丹,只怕等她离开寿岳城了,这位城主大人也还是不动声色装聋作哑呢。

    “怎么,不想要”悠然散人似笑非笑。

    骆青离将玉简收下,再行一礼,“多谢前辈。”

    事情都办完了,骆青离和晏十天告辞离开城主府。

    直到走至府外,骆青离回头看了一眼。

    虽说到了人家的地盘,一举一动被人看在眼里不算稀奇事,对方也并无恶意,只是

    看来以后还是得注意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