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乾龙战天 > 第三三七章 就是这个调调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之前,沈云一直在心里犯愁来着。金色祥云之端的大宫殿看上去是那样的高高在上,俨然是天上的月亮一般,可望而不可及,自己要怎么才能上得去呢?

    不想,自己现出魔身之后,金色祥云竟然生了这种变化。

    看来天神宗真的在寻找魔星转世啊。可明明天神示是修真门派。这里头到底是什么缘故呢?答案真的在大宫殿里头?

    沈云深吸一口气,抬腿原地拔起身形。

    果真是不到十丈高。

    他轻松的跃上了金色祥云。

    与在底下看完全不同。此时,金色祥云宛若升腾的白色云海,浩翰无边。

    只在远处虚空与云海相接的地方,现出一点金光。

    巍峨的大宫殿不见了!

    虽在沈云已经做好了“没这么简单”的思想准备,但这样的情形又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

    紧了紧手里的青霜,左手搭在额前,沈云运转煞力,汇入双眸之中,定睛细看那点遥远的金光。他怀疑,那里就是大宫殿的所在。

    结果,还是只能看到一点金光。

    他并没有因此而看得更清楚一些。

    这样的情形,沈云在这个地方已经不是头一回碰到了。再者,清老祖他们也说得很清楚:这里是天神宗的先辈们偷天换日在黄泉路上辟出来的一方小天地。

    所以,定是法阵与机关重重。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但到了这里,便是亲眼所见,也未必为真。

    想到这里,沈云不禁又想到了爹娘和奶奶,心口发出阵阵钝痛。

    “滋——”,他呲了呲牙,左手捂着胸口,接连做了两个深呼吸。

    待痛楚过去后,他又定了定神,试着向那点金光迈出脚去。

    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前面竟然有阻碍。

    那感觉就象离他不到一拳的地方有一堵无形的墙。

    这一迈腿就踢到了坚硬的“墙”上。

    他被拦住了。

    沈云想了想,伸出青霜往前探去。

    这堵“墙”却又不在了。

    难道只是一道看不见的门坎?

    他用青霜往下探寻。

    一直探到了脚边,也没有碰到阻碍。

    果然是如此啊。沈云直起身来,试着吹奏起《问天》来。一边吹,一边伸出左腿往前边试探。

    无形的阻碍又出现了。

    直到这一遍吹完了,也不见消失。

    也就是说,《问天》也不管用。

    那么,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呢?

    沈云想到了刚才险些将自己点燃的强烈战意。

    可是,那战意来得突然,去得更是迅猛,全程莫明其妙,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啊。

    好吧,事在人为。他尝试着在心底里重复战意出现之前想法——主使者,是主使者……

    就在这时,头顶突然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响声。

    他连忙抬头去看。

    一块金色的锦帕飞落下来。

    他不禁满头黑线——这样也行?

    当即提起青霜,接住这块锦帕。

    不敢用手直接去接触,青霜一扬,将锦帕展开来。

    上面真的有字!

    待看清写的是什么,某人真的是哭笑不得。

    那是一行丹体字,写着:你小子在乱念叨什么呢?

    紧接着,锦帕一晃,“哗啦啦”,往前方的金光方向飞去。眨眼的工夫,没了影踪。

    类似的情形,沈云曾在角斗场里碰到过。

    后来出了角斗场,他曾问过魏清尘,那些自半空里飘落下来的字条儿,都是谁人所为。

    魏清尘甚是忌惮,紧张的四下里看了看,用很小的声音,飞快的答道:“不是我写的。我也不知道。”

    见状,沈云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话,道了声“抱歉”,从此没有再提及过类似的问题。

    没想到,在这里又碰到了几乎一模一样的手法。

    沈云忍不住怀疑: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哗啦啦——”,又飞落下来一张一样的锦帕。

    这回写的又是什么呢?沈云好奇的用青霜接住,照样展开来看。

    还是一行丹体字:你能不能想点正经事?

    沈云怔住了。直接锦帕再次“哗啦啦”的往前飞去,迅速消失在他的视眼里,才回过神来。

    “啊,我明白了!”挨了字条训的某人晃了晃头。

    秘境能读出他的心思,此乃其一。

    而秘境则是通过锦帕写字与他沟通。

    所以,秘境才两次飞下锦帕来,提醒他不要胡思乱想。

    只可惜,秘境似乎脾气不好,且不是个好好说话的主儿,使得他看完第一张锦帕上的字后,没能立刻领悟过来。

    “哗啦啦”,又一方锦帕飞落。

    沈云接住一看,还是骂人:你小子才脾气不好,才不会好好说话!

    呃……待锦帕又飞走之后,他连忙抱拳,对着远方的那点金光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诚恳的道歉:“小子沈云不该在心底里胡乱编排前辈,请前辈恕罪,原谅小子这一遭。”同时,敛去杂念,可不敢在心底里再乱嘀咕。

    话音刚落,头顶又是哗啦作响。

    不过,比前面的三次都要大声许多。

    是更大的锦帕?

    沈云抬起头,闻声望过去。

    可不是一张更大的锦帕飘落下来了!

    前面那三张锦帕加起来那么大。

    他扬起青霜,依然接住,轻轻一扬,展开来。

    上面写着三行丹体字。

    第一行是:要想进得天神祭殿,必须答应以下之条件。

    第二行:你与你袖袋里的女娃娃,只能有一人进入天神祭殿。

    第三行:等你们决定了谁进入天神祭殿,再说其他条件。

    沈云看得牙痛。

    现在他再明确不过了:秘境说话就是这个调调儿。

    人在矮檐下,他不接受也只能接受。

    “是,小子遵令。”待大锦帕消失之后,沈云将钱柳从袖袋里腾挪出来。

    而钱柳在双脚一点到云海的那一刹那,便醒了过来。

    只是突然醒来,还有些迷糊,要了个踉跄,眼见着要栽倒。

    沈云伸长臂,稳稳的扶住她:“囡囡,小心!”

    钱柳一手摸着额头,眨了眨眼睛,待抬起眼帘看过来时,眼底已然是一片清明。

    “师兄,这里是哪儿?我不是在做梦吧?”她愕然的瞪大了眼睛。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